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今日因著時安夏許親,大家吃完了宴席才剛剛散去不久,就重新被召集,都不由奇怪起來。

眾人雖納悶,倒也知于素君從來不是無聊人,也不做無聊事,便都三三兩兩來了。

中途來得慢的,于素君又派了丫環去催促。

原本大家嬉笑聊著天,就忽然被冷凝的氣氛弄得六神無主。

很快,人就到齊了大半。

于素君瞧著各房能當家作主的都到了,也就不墨跡。

她朗聲道,“各位,請大家來此,是有重要事情宣布。因為事出突然,我來不及跟侯爺和世子爺商量,便私自做了以下決定。那就是,分家!”

不是商議,是宣布。

此言一出,各房頓時七嘴八舌議論起來。

但還沒議論開,便被于素君打斷了。

她道,“做出分家的決定,實屬無奈之舉。因時安心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責,恐會禍及各位。如此先分家,做好一切準備。”

仿佛一場暴風雨,說來就來。

眾人都慌了。

只有時安夏微笑又淡然地看著于素君的一舉一動。

早猜到于素君會有此一招,但沒想到她這么迅速。

是個干事兒的人!

時安夏想,分家也好。

如此各房矛盾說不得越變越小,能凝聚成新的力量。

如今的建安侯府就像一輛老舊的馬車,根本駝不動如此的負重了。

正在這時,建安老侯爺聞風而來,氣急敗壞,“于氏!是誰允許你分家!啊!你問過本侯的意見嗎?”

于素君垂下眼瞼,“父親,兒媳沒有時間征求您的意見。”

“胡鬧!胡鬧啊!才過幾天安生日子!就要拆家!”老侯爺這輩子的高光時刻全集中在這段時間,怎么能允許分家。

于素君將老侯爺扶上首座,才以極平靜的聲音強調,“父親,今日這家分也得分,不分也得分!”

老侯爺氣得拿起手里的拐杖想打人,“有本侯在,你就分不了家!”

于素君淡定地看著老侯爺,“父親,您會同意的。”

老侯爺只覺天旋地轉,要被這個兒媳氣死。

他跺了跺手杖,“逸兒呢!逸兒哪去了!”

于素君仍舊是無比平靜的聲音,“回父親,世子爺進宮請罪去了。”

老侯爺一驚,腰板都直了起來,再軟了下去,“請什么罪?”

他又無力了,感覺想睡覺,想躺著,兩耳不聞窗外事。

他現在有點后悔來發威了。

只要自己不知道,就當事情沒發生。現在走還來得及嗎?

偏偏于素君不讓他如意,以極度平淡的口吻訴說了這件事的始末。

她說給老侯爺聽的時候,同時也是說給其他人聽。

原來登聞鼓案受害方是他們建安侯府,施害方也是他們建安侯府。

這可是要株連九族的大罪啊!老侯爺聽完就暈倒了。

來的時候拄著拐杖來的,走的時候是被人抬著走的。

真就是,指望不上。哪怕是做個樣子呢?于素君搖搖頭,對老侯爺失望透頂。

她沉聲道,“分家事宜,我會按照規制讓人辦好。事急從權,有疏漏之處還請大家諒解。”說完風風火火走人了。

她還有許多事要交代下去,沒有時間在這安撫人心。

她能做的,也就這樣了。

按夫君的意思,他們大房一力承擔。想必以夫君救災的功勛,能如愿吧。唉……于素君看著自己一雙未成年的兒女,淚如雨下。

時云舟已是有了風華少年應有的樣子,“母親別怕,哪怕狂風暴雨,兒子定會擋在你前頭。”

于素君猛地抱緊兒子,抹一把眼淚,含笑欣慰道,“好孩子!”

時安雪也眼眶通紅。她平日里嬌氣得很,喜歡爭寵,動不動愛哭。可真到了這時候,她反而不哭了。

六歲的小姑娘揚起下巴,桀驁不羈,“母親,我也是好孩子!你快夸我!”

于素君又笑又哭,摸摸女兒嫩嫩的小臉,“好孩子!我的兒女,都是好孩子!”

陰影處,時安心那雙幽暗的眼睛窺視著。

她眼里射出嫉恨的光芒。

是啊!他們都是你于素君的好孩子!而我,什么都不是!

時安心趁亂從關押她的房里逃了出來。

她準備跑路。

她才不去府衙!

她就是跑到天涯海角,也不去府衙!

時安心鬼鬼祟祟從側門的一個狗洞鉆出去,剛在墻外站起身,就聽于素君冷沉的聲音命令,“抓起來!”

時安心大驚失色。

府衛一擁而上,五花大綁把她綁個結實。

她尖聲喊,“母親!母親!求您放了我!”

于素君轉身就走,再不應聲。

厚德堂里,人還未散,人心惶惶。

唐楚君剛才埋怨女兒搞大事不帶她,結果聽來個禍及滿門的大事。

她深知事情嚴重,于素君要分家也是為了大家著想。

唐楚君便是代替于素君安撫眾人,“放心吧,今后宅子銀子如何分派,都會按規制辦好,都散了吧。”

所有人的心頭都壓上了一塊沉重的大石。

“這個時安心,不聲不響竟然干出這樣的事!”

“怎么辦啊!會不會株連九族?”

“不會吧?哪有那么嚴重?”

“如果要株連九族,分不分家有什么區別呢?”

“當家主母不是說了,世子爺向皇上自告去了,會讓大房一力承擔下來,不會禍及我們。”

“唉……好害怕……”

時安夏穿過人群,走到三叔時成林面前,行過半禮,“見過三叔。”

時成林性格有些靦腆,很少說話。

他溫文爾雅回應,“夏兒,有事?”

時安夏也不繞彎子,“三叔覺得這件事,我們該怎么辦?”

時成林想了想,道,“分了家也好,各自養活各自的家,侯府會更輕松一些。”

時安夏搖搖頭,“我不是問這個。”

“那?”時成林不解。

時安夏低低說了幾句話,時成林點點頭。

時安夏又去找四叔時成允,也是相同的幾句話。

時成允性子開朗些,平日里難得和時安夏交談。又加之時安夏如今是京城風頭正勁的人物,雖是他侄女,他也不愛往上湊。

這會子是時安夏主動過來攀談,他也就話多起來,聊得還十分投契。

便是到了早晨卯時,天還未亮之際。

于素君身穿赭色直裾袍,帶著一雙穿著同色服飾的兒女走出侯府大門,欲往宮門領罪。

豈料大門一開,她看著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