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侯府門前,燈籠映照著一片赭色。

赭色是赤紅泥土之色。在北翼,赭衣代表著罪衣。只有犯罪之人才會身著赭衣。

于素君怔在風中。

入目之處,二房,三房,四房都來了人,皆著赭衣,整齊排列。

人不算多,每房都只來了兩三個代表,表達一下立場。

獵獵寒風,吹不散臉上的鄭重和堅定。

他們中或許有人內心恐懼,有人猶豫,有人退縮,也可能有人是因著別人都去他也只得跟著去。

不管是懷著什么樣的心情聚集在此,但這一刻,內心都升起了一股力量。

他們是建安侯府一員!

他們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唐楚君上前拉著于素君,輕聲道,“我們終是一體,無論分家還是不分家,大家榮辱與共。走吧。”

于素君又落下淚來,卻不再多說什么。

平日里各自互相計較手里握著的利益,到了關鍵時刻,一切都變得微不足道。

卻是時安心傷透了人心,在全府將傾之時,她還想著逃跑。

于素君是徹底對這個女兒死了心。

眾人相攜著往宮門而去。

此時宵禁已解除。他們走的是較隱蔽的近道,并未引起過多人的關注。

時成逸已在宮門前跪了一夜,甫一見到眾人,心中一暖,卻又是心中酸楚。

他看到妻子帶著一雙兒女,并未帶著妾室及其他。

而二房只來了唐楚君和一雙兒女,三房來的是時成林及夫人尤晚霜,四房來的是時成允及夫人王可湘。

人數不多,也沒有帶著幼兒,不會給皇帝造成一種逼迫之感。

人數也不算少,除了老侯爺和時成軒,該來的都來了。

建安侯府終于齊心了一次。

赭色一片,是誠心來認罪的。

而罪魁禍首時安心也被岑鳶帶人押了過來,跪在時成逸旁邊。

時安心幾次眼神凄惶地看向父親,都被無視了。

時成逸半個眼神都不再給她。

盡管宮門口動靜很小,但耳目還是將關于建安侯府要倒霉的消息傳回了各自主子耳里。

嬋玉公主打了個呵欠,懶懶道,“不急,瞧著事兒不小。再去打聽,看看是因為什么事認罪。”

她想著待建安侯府全部下獄的時候再出手也不遲。以她的手段,想要悄悄撈一個時云起出來,也不是沒有辦法。

不過,她要真把時云起撈出來,那就不是送給女兒,而是留著自己享用了。

她可是很瞧得上時云起的俊美長相呢。

自那日見過時云起后,她再看公主府里那一堆少年郎君們就入不了眼了。

怎么看怎么不順眼,腦子里一直浮現著時云起的模樣。

尤其他在她面前,那一板一眼行禮的樣子,義正辭嚴說理的小模樣。嘖,別提多誘人了。

嬋玉公主便讓耳目繼續盯著,一有風吹草動就來報。

她心里希望皇兄能手段強硬一點,最好是誅了時家九族……想想就開心。

而另一位收到消息的,是當今皇太后。

早前她得了一位大師的準言,說時安夏乃天驕鳳命。

她對時安夏是勢在必得,定要將人弄進晉王府才甘心。

可又想晾著這姑娘,實在是因為上次這姑娘一系列的行為駁了她面子。

又加上這姑娘自小流落在外,沒受過多少教養,她便打心眼里看不上。

原本皇太后打的主意,是將時安夏隨意弄進晉王府做個妾室即可。因為大師也沒說,一定要把這天驕鳳命當祖宗一樣供起來才有效。

誰知建安侯府忽然起勢,時安夏自己風頭也一時無兩,皇太后反而有點不知從哪里入手了。

她這段時日來,并沒有任何動作,只派了人盯著建安侯府的一舉一動。

竟然得知時安夏有個娃娃親,昨日還許了親,這讓皇太后火大透了。但也不急,大不了把她那個娃娃親弄死便是。

這會子天剛蒙蒙亮,就有人傳來消息,說建安侯府的人穿著赭衣跪在宮門前,時安夏也在其中。

皇太后頓時就醒了,坐起身,心情也頗好,“再查,看是因為什么原因來請的罪。”

她不急。

她想著,能穿著赭衣跪著請罪,指定事兒小不了。

希望皇帝大發雷霆,把建安侯府的人全扔進牢房。她再去撿個漏,把時安夏撈出來,扔給晉王。

如此這鳳女不還是晉王的嗎?

這就好比一個吉祥物,最后落兜兒里就行。

宿在朝陽殿的明德帝此時也醒了。北翼早朝十天一休朝,今日正好不早朝。

他這會子算起得晚了,聽到齊公公來稟報宮門口的事,便道,“將建安侯府所有人帶進來。”

如此,一群人便又跪在了朝陽殿外。

明德帝邊讓人伺候更衣梳洗,邊問齊公公,“佑恩,你看朕今日是不是有些腫?”

他按了按自己的臉,覺得沒睡好,狀態不行。

齊公公笑著替他整理腰封,“皇上英偉不凡,神采奕奕,一點都不腫。”

明德帝不信齊公公的話,便是問旁邊替他準備洗臉水的小太監,“小樹子,你來說!朕要聽真話。”

小樹子長得稚嫩,笑起來眉眼一彎,“回皇上,齊公公說的話,便是奴才說的話。皇上您是北翼最英俊卓絕的男子,真龍天子自不是凡人可比。”

“哈哈哈!”明德帝龍心大悅,卻也是心里有數,“你比佑恩更浮夸!”

小樹子忙表忠心,“奴才句句都是肺腑之言。”

待收拾停當,用過早膳,明德帝才坐在殿上宣人覲見。

他看了一下呈上來的名單,手指在名單上劃了一下,停留在時云起三個字上。

但視線卻落在“唐楚君”上,她也來了?

便是想起,哦,她是時家二房主母。

真是有意思,二房正主沒來,竟是主母帶著一雙兒女來了。

再一瞧,老侯爺也沒來。

不由得搖搖頭,怪不得建安侯府落在這時慶祥手里,一輩子也沒做出點成績。

還得靠著下一輩,以及再下一輩。

如今這下一輩和再下一輩,可都跪著等他發落呢。

真就是,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好湯啊!

這時成逸也不知道是怎么管束女兒的?

明德帝原本在想,是不是時成逸的繼夫人苛待了女兒,才造成那女兒劍走偏鋒?

結果西影衛查回來的結果恰恰相反。人家繼母可是好得很!待那女兒如親生。

明德帝便是最先宣了“那好得很的繼母”于素君覲見。

一番問話下來,明德帝認為西影衛查回來的結果與事實相符。

此女談吐得當,眼神清明。以明德帝閱人無數的經驗,那不是個使陰私手段的女子。

第二個覲見的人……明德帝的手指劃過了唐楚君的名字。定格在那里,緩緩吐字,“宣……時云起!”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