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明德帝想見那個叫唐楚君的女子。

那種心情如一個少年人,想見,又不敢見。

他不欲讓那女子跪在殿外,跪在寒風中……那得多冷啊。

可,長嘆一聲。

終究宣了她的兒子時云起。

時云起是明德帝今年科舉最看中的人之一。說不好就是狀元郎,說不好很快就是他的左右手。

一炷香時間,時云起出來了。

明德帝又將手指放在了唐楚君的名字上,這一次……他宣了唐楚君的女兒時安夏。

這是第二次見面了。

他想起那日小姑娘在貢院門口說,“今日若是不能解決,我們云起書院就告御狀去。”

這才沒幾日功夫,她果然就進宮來了。

小姑娘頭頂黃萬千的“先生”的光環,又是一手打造云起書院之人,第三個覲見很合理。

時安夏躬身屈膝跪地,目光下視,恭敬行大禮,“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明德帝看著眼前小小的姑娘,姿態端方,不由得溫和出聲,“抬起頭來回話。”

小姑娘這才抬起頭,露出一張絕美淡然的小臉。

明德帝視線落在這張臉上,只覺其相貌雖像唐楚君,但他第一時間想起的,卻是“國泰民安”幾個字。

小姑娘的眼睛黑白分明,清澈如水。

很少有女子在見到皇帝時,會是她這般模樣。目色堅定淡然,幽深平靜。

明德帝故意板著臉問,“你不怕朕?”

時安夏垂眸應答,“回皇上,臣女不怕。”

明德帝又問,“為什么不怕?許多人都怕朕。”

時安夏不卑不亢拍了個馬屁,“因為皇上英明!且臣女又沒犯罪,自然不怕。”

“沒犯罪你穿什么赭衣?”明德帝懟她。

時安夏溫溫應著,“用文雅的話說,家有害群之馬。”

“那不文雅呢?”明德帝來了興趣。

“臣女不敢說。”

“朕恕你無罪。”明德帝都沒發現自己嘴角不經意染了一抹笑意。

時安夏答,“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好湯。”

明德帝:“……”這不是朕剛想過的詞兒嗎?

他沉聲感嘆,“罪不輕啊!”

時安夏并沒嚇到,只低眉順眼回話,“皇上說的是。”

“那你認為株連九族為好,還是株連三族為好?”

我選哪個我都傻!時安夏這次沒有急著回話,沉默了許久,才緩緩開口,“臣女……不敢說。”

明德帝還是那句,“朕恕你無罪。”

時安夏又沉默片刻。

這一次,她緩緩抬起頭,目光中充滿著期待的光芒,“臣女以為,株連制本就不合理。一人犯錯,全族遭殃。這是律法的弊端。”

她說完,并沒有立刻低下頭去,而是與高高在上的帝皇對視著。

時安夏從明德帝的目光中,看到了震驚和動容。

她心里清楚,自己再一次利用重生之便,窺探了明德帝的內心。

眼前這位好皇帝,上一世還沒有實現自己的想法就倉促離世了。

他留下許多構想的手稿給繼位的榮光帝,卻被榮光帝當成垃圾毀掉。其中就有一項是廢除株連制。

時安夏看過那份手稿,并記住了。后來她當權在位,便果斷廢除了株連制。

她清朗的聲音,在朝陽殿響起,“吾皇英明!必已早知株連制的弊端。”

說完,她從袖里拿出一本手稿呈上。

手稿里,是她親自寫的關于族刑連坐制的歷史起源,廢除理由,有可能遇到的阻礙,以及廢除株連制度的歷史意義。

其中還重點寫了應該如何克服老牌大臣的阻礙,里面甚至有一些小故事,例如大臣反對的時候說什么話,你應該怎么應答。

明德帝:“!!!”到底你是皇帝,還是我是皇帝?

這姑娘!膽兒肥啊!但凡哪個皇帝小氣一點,都得治她個以下犯上,圖謀不軌的大罪。

仿佛是對明德帝那復雜表情的回應,時安夏對著他行了個大禮,“吾皇英明!因著吾皇英明,臣女才敢斗膽呈上這樣的手稿,否則就是爛肚子里,也斷不會將它變成文字。”

明德帝:“……”反正就是朕要小氣了,就不英明了唄!嘿,這小丫頭!精得很!

又聽小丫頭道,“若株連制被廢除,吾皇定是北翼歷史上,不,應該是這普天之下帝王的表率!天下萬民必感吾皇仁慈之心!北翼盛世必長盛不衰!”

明德帝全身血液都在澎湃。他畢竟是個有理想,有抱負,有胸懷的帝王啊!

哪個帝王不想被萬民景仰,盛世不衰?哪個帝王不想成為普天之下帝王的表率?

又聽小姑娘如黃鶯般好聽的聲音繼續響起,“臣女不敢說千秋萬代,那都是說來哄吾皇開心的。但百年之內,北翼必能在吾皇英明的引領下,創造一個又一個輝煌。”

明德帝:“!!!”

馬屁聽過千千萬,每天都被熏得難受。可小丫頭這番畫餅似的贊美,卻是讓人熱血沸騰。

他現在就是感覺要不努力把株連制給廢除了,就會錯過一個流芳百世的機會。

其實這株連制也的確是他一直以來的心病,早就想廢除這個傳了無數代的刑制。

明德帝溫聲道,“起來,賜坐。”

“謝吾皇隆恩。臣女自來膽兒小,就不坐了。”時安夏乖乖巧巧跪在地上。

明德帝:“……”你膽兒小?給你個北翼你都敢接住。

咦,為什么竟然會這么想?

實在是這手稿太吸引人了。別的不說,就這手字。嘖,怪不得黃老夫子要請小丫頭當先生!

朕還道他怎么喊得出口!看了這字兒……朕也想喊句“先生”。

明德帝使了個眼神給齊公公。

齊公公立刻會意,忙端了個精致的小繡墩過來,“姑娘,皇上讓您坐,您就坐吧。不然皇上會不高興的。”

時安夏已經推辭過一次,把基本的臣子敬畏表達到位了。若是再推辭,那就是不給面子,忤逆圣意。

她向著齊公公輕輕一笑,又跪伏在地行了個大禮,“謝吾皇隆恩!”

這才儀態端莊從地上起來,規矩坐在繡墩上。

明德帝低下頭看手稿入了迷,邊看,邊聊幾句。

齊公公便端來果盤點心,奉了茶,給小姑娘面前擺滿了吃的喝的。見小姑娘不動,他又看了一眼明德帝,然后用眼神示意她可隨便吃。

時安夏向齊公公投去感激的目光,卻仍是坐得儀態端方,并不吃東西。

明德帝見了便道,“叫你吃,你就吃!難道還要朕下旨你才吃?”

時安夏這才勉強吃了一小口糕點,卻也不敢喝茶。因為不知道這通折騰要持續多久。

明德帝也的確忘記外面還跪了一地人……連唐楚君跪在外面,他都忘了。

實在是,手稿太好看了。

便是這時,小樹子從外面匆匆來報,皇太后駕到!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