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皇太后等了半天沒消息,便裝作不經意的樣子,自個兒親自過來“看看”。

進到朝陽殿的時候,明德帝起來迎她,地上還跪著個小姑娘也在喊,“太后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她沒見過時安夏,自是不識眼前姑娘就是所謂的天嬌鳳女。

只是看到小圓桌上擺著許多小碎碟,碟里裝著各式各樣小點心,全是小姑娘們喜歡吃的小食兒。

這才把視線投向跪伏的小姑娘,卻是向著明德帝明知故問,“這誰啊,犯的是什么罪?”

怎的還在這朝陽殿吃上了呢?到底是來享福,還是來認罪伏法的?太沒規矩!

那小姑娘垂著頭,皇太后看不到那張臉長什么樣子,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明德帝并不瞞著,將西影衛查回來的結果說給了皇太后聽。

皇太后勃然大怒,“膽子也太大了!竟敢擾亂科舉,誅其九族都不為過。”

明德帝對此沒有表態,惹得皇太后有點不高興。

雖說皇太后不能干政,但從旁敲打敲打還是可以的。正蓄積力量,準備苦口婆心勸導一番,就聽明德帝轉了個話茬,“母后來得正巧,兒子原本稍后就要去找您。”

皇太后心頭冷笑,信你個鬼!哀家不來找你,你從來想不起去看看哀家。

早年還做個樣子,如今是樣子都不做了。這會子說好聽的來哄哀家!晚了!

坐下后,臉上浮現個溫和的笑容,“皇帝日理萬機,不必掛念哀家。”

明德帝有些尷尬,掛念倒是沒有掛念。畢竟你私底下搞的那些小動作,朕若是真掛念起來,怕是你皇太后的位置都坐不穩。

若不是念在早年那一丁點互相利用的母子情誼,以及牽一發而動全身引來朝堂動蕩,朕高低也是要與你李家算算賬的。

他淡淡道,“近日有奏,李長景伙同肅州當地官員私自占用鹽礦,欺上瞞下,長達三年。”

皇太后:“……”這轉折!

哀家來瞧個熱鬧,你給哀家當頭就來一棒!

李長景是皇太后母族長兄的兒子,也就是她的親侄兒。早幾年被她明里派去肅州為官,暗里實為侵占當地鹽礦。

這些年,源源不斷流入她兜里的私銀,大部分便是出自于此。

皇太后藏在袖中的手捏得緊緊的,臉色也不太好,努力鎮定,控制好表情,“會不會是謠傳?”

明德帝搖頭,“他販賣私鹽,證據確鑿。東羽衛已經連夜起程去肅州抓人了。”

皇太后:“!!!”

整個人都要不好了!別人的消息沒探著,被自家的消息搞個晴天霹靂。

販賣私鹽不止是死罪,肯定要株連九族!尤其李長景還是占用鹽礦,更是罪上加罪。

她臉色已經維持不住,哪還有空管地上跪著的小姑娘到底是不是天嬌鳳女?甚至都沒來得及想,這么大的事當著一個閑雜人等說出來,是不給她這個皇太后留面子嗎?

皇太后聲音沉了幾分,“證據有多確鑿?”

明德帝答,“人證物證俱全。”

皇太后:“!!!”

心臟咚咚跳!那個混賬東西!做事情太不干凈!

她忍不住抬手壓住狂跳的心口,艱澀地問,“皇帝準備如何處理李長景?”

你誅九族是不是要把哀家也誅了算了?要這么算,你雖然不是哀家的親生兒子,但論起來,養子也是子,一樣在九族之內。

明德帝撫了撫手里的手稿,淡淡道,“茲事體大,朕壓著這案子,便是要跟母后商量。”

商量?那就是還有轉圜的余地。皇太后面色緩和了幾分,“皇帝不妨直說。”

明德帝聞言便順勢直說了,“朕欲廢除株連制。誰犯錯,誰受刑。只要李長景一人認下這件事,李氏族人,朕可放他們一馬。”

皇太后目色一亮。

她可不心疼死一個李長景。反正死一個李長景,還有李長風,李長德,李長影……只要不動她的根基,她自是無所謂。

這是第一次,她從皇帝這個養子身上,感受到了他為她著想的脈脈溫情。

她不禁想起曾經和這個養子也是有過母慈子孝的畫面,說出來的話便也柔軟了許多,“哀家不知如何感激皇帝,能為哀家做到這一步。”

明德帝坦誠,“兒子想廢除株連制已久,并非是只為母后。”

皇太后見皇帝不居功,更加感動,看這養子瞬間順眼了好幾分。還腦補出皇帝為了寬她心,最后終于想到了廢除株連制的辦法。

明德帝長嘆一聲,“兒子只怕朝中老臣反對這一舉措,不過兒子會努力說服他們。”

皇太后便是暗自默了一下己方陣營名單,心道必須得安排下去,讓這些老家伙們不要阻礙皇帝修改律法。

她又和皇帝說了幾句話,便無心再聊下去,看都沒看地上跪著的小姑娘就走人。

可惜了,她沒看到小姑娘眸色中那幾分掩不下去的狡黠。

從知曉時安心犯蠢,時安夏和岑鳶便是在為今日做準備。

李長景上輩子販賣私鹽,有皇太后為其做保護傘,不知侵吞了國庫多少銀子。后來又有榮光帝庇佑,更是明目張膽。

直到時安夏掌權后,李長景的罪行才暴露出來。

但因這廝浸淫多年,盤根錯節,與后來為官的裴鈺也有勾結,勢力不是一般大。

當時為了掃除這個禍害,時安夏費了很大功夫。而揭發李長景的,不是別人,而是他的堂弟李長安。

時安夏便是廢除株連制,保下了李長安。

如今,李長景也不過是棵小嫩苗。

輕輕一扯,就帶出了泥。

岑鳶早在幾天前就將李長景的罪證悄悄放在了明德帝的御案上,具體應該怎么用,其實并沒有刻意設計。

直到今日,天時地利人和俱全。

先有時安夏的手稿打底,繼而皇太后臨時突襲,再有明德帝腦中靈光一閃,便是完美地將廢除株連制提上日程。

明德帝要推行或者廢除一項制度,最大阻力便是以皇太后為首的老臣陣營。

如今似乎是水到渠成算計了皇太后一把,同時又把建安侯府的難題也解決了。

至于為何不趁此機會一舉鏟除皇太后的陣營,那自然是還不到時候。凡是動蕩朝廷的事情,都是百姓最遭殃,這是明德帝不愿意看到的。

他寧可徐徐圖之,也不愿急于一時。若能剪除對方一兩個爪牙,已是十分欣慰。

明德帝把目光落在仍舊跪得端正的小姑娘身上,語氣中聽不出悲喜,“說吧,朕是不是按照你們的計劃行事?表現如何啊?”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