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清江市江北區民政局門口,皮陽陽有些腳步沉重的跟著秦玉潔走了出來。

在他們的手上,各自拿著一本剛剛辦好的離婚證。

三年的婚姻,至此正式結束。

“你不要怪我,我們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繼續勉強下去,沒有任何意義。”

來到街道邊,秦玉潔轉身看著皮陽陽,語氣淡然的說道。

“是啊,你越來越忙,甚至忙到晚上都要住在公司……”

皮陽陽的眼眸中,閃過一絲失落與自嘲。

秦玉潔神情之中,帶著幾分鄙夷說道:“我們的差距越來越大,我每天要忙著公司發展,可是你卻每天無所事事,只知道去橋下擺你那個破攤,忽悠老頭老太太……”

“公司的事你也不讓我插手,我不擺攤,不是更加閑的沒事做?”

皮陽陽雙手一攤,顯得有些無奈的說道。

是我想無所事事嗎?是你壓根就看不起我!

“可是你知道別人怎么說我的嗎?說我嫁了一個神棍老公……”

秦玉潔顯得有些激動。

皮陽陽忽然輕聲一笑,像是釋懷了。

“這么說,是我給你丟臉了。不過,以后不會有人這么說你了。”

“以前的事我不想說了,都過去了。這卡里有一百萬,你拿去做點像樣的生意,不要擺弄你那個破攤了。再這樣下去,你永遠只能是一個廢物……”

廢物?

皮陽陽冷笑。

原來在她眼里,自己就是一個廢物而已。

當年他師傅為秦家占卜逆天一卦,為秦家改變氣運,同時也促成了他與秦玉潔的婚姻。

可是,師傅卻因這一卦,折損陽壽,在不久后,駕鶴西歸。

秦家這三年順風順水,發展良好。

而作為妻子的秦玉潔,接手了家族生意,越來越忙了。

兩人相處的時間越來越少,也越來越平淡。

最終,秦玉潔提出了離婚。

可是這三年,他無時無刻都在為秦家保駕護航,沒有他,哪有秦家的今天?

“還有,家里那輛奧迪你開走吧,男人不能沒車……”

“不用!”

皮陽陽沒有接銀行卡和車鑰匙。

“不要?那你以后拿什么生活?難道就靠你那個專門忽悠人的小破攤嗎?”

“我們已經離婚了,我的事,就不用秦總操心了。”

說完,他轉身就走。

他很不喜歡秦玉潔那高高在上,施舍的語氣。

可剛邁出一步,幾輛豪車呼嘯而來。

車上下來二十幾個人,迅速站在一輛邁巴赫兩側,其中一人恭敬的將車門打開。

一個西裝革履,風度翩翩的年輕人,捧著一束藍色妖姬來到秦玉潔面前。

“玉潔,祝賀你,終于獲得自由了!”

原本打算離開的皮陽陽,停下腳步,看向這個年輕人。

花柳彬,清江五大豪門之一,花家的二少爺。

皮陽陽當然認識,他每次去秦玉潔公司的時候,總能在她的辦公室看到花柳彬送的花。

有一次,還被他正面撞到花柳彬從她的辦公室出來。

看到他,皮陽陽心中痛了一下,似乎一切都明白了。

秦玉潔的眼角跳動了一下,“你怎么來了?”

“今天是你離婚的大喜日子,我怎么能不來?”

花柳彬理所當然的說道。

隨即將手中的鮮花遞了上去。

秦玉潔很自然的接了過去,然后對皮陽陽喊道:“這卡你拿去……”

“不需要,我皮陽陽還不需要靠別人的施舍才能活下去!”

皮陽陽心中冷到了極點。

“你……能不能不要這么倔?”

皮陽陽舉起手中的離婚證擺了擺,然后再次準備離開。

“喲,這不是我們臨江鼎鼎大名的神棍軟飯男皮陽陽嗎?皮大師,要不要給自己算上一卦,前途如何啊?”

身后傳來花柳彬譏諷的聲音。

皮陽陽轉身,冷然看著花柳彬的印堂部位,嘴角微微一撇,露出一絲玩味的微笑。

“我的前途不需要算,自然是一片光明。不過我倒是可以免費送你一卦。”

“你印堂發青,三日之內,必有血光之災!”

“你……你他么敢咒我?”

花柳彬勃然大怒。

“信不信由你。”

皮陽陽不屑的一笑,懶得廢話,轉身就走。

“想走?”

但他剛邁出兩步,幾個西裝男擋在了他面前。

“花少是你能隨便詛咒的?”

這幾人氣勢洶洶,將他圍住,一副要大打出手的樣子。

這些人,顯然是有備而來。

皮陽陽毫不畏懼,冷然掃視一眼,沉聲說道:“你們想干什么?”

“我們早就看你不順眼了!以前有秦小姐罩著你,現在你已經被掃地出門了,就是個連狗都不如的廢物!你說我們想干什么?”

一人鄙夷的說著,一邊氣勢洶洶舉著拳頭就要動手。

“住手!”

就在這人的拳頭要砸向皮陽陽的腦袋時,秦玉潔開口了。

“花少,讓他走……”

花柳彬冷笑一聲,“好,今天我看在你的面子上,放他一馬。不過以后要是再撞到我手上,可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皮陽陽,你還不快謝謝花少?”

“我謝他?謝他給我戴了綠帽子嗎?”

“你……”

秦玉潔氣得面色煞白。

“沒錯,我是一直在追求玉潔!要不是三年前你突然冒出來,玉潔早就是我的女人了!從今天開始,玉潔和你沒有任何關系,你有多遠滾多遠,不要再靠近玉潔!”

花柳彬得意的說道。

皮陽陽盯著秦玉潔,以為她會辯解幾句,但他失望了。

逐漸的,他心中冷到了冰點,心中那一絲的不舍,也在逐漸消失。

她已經連解釋都不愿意解釋了,我還有什么好眷戀的?

“祝你們幸福!”

五個字幾乎是從牙齒縫里擠出來的。

“前夫哥走好……”

花柳彬瀟灑的揮了揮手。

這時,一輛火紅的法拉利開了過來。

車上下來一個絕色女子。

身材曼妙,面容絕美,酒紅色的長發飄逸。

只是眉眼之間,明顯帶著幾分焦急。

“你剛離婚?”

女子來到皮陽陽面前,盯著他手上的離婚證,問道。

皮陽陽抬頭看向女人,感覺有些莫名其妙。

不等他說話,女子瞥了一眼秦玉潔和花柳彬,忽然伸手挽住他的胳膊,“你跟我來!”

不由分說,拖著他就往民政局里面走去。

皮陽陽猝不及防,居然被她稀里糊涂的拖了進去。

“我們結婚!”

來到辦理結婚證的窗戶口,女子遞上戶口本,身份證,和兩張介紹信,開口說道。

皮陽陽愣住。

這算哪門子事?隨便路邊拉個人就結婚?

還連介紹信都準備好了?

“小姐,你是不是搞錯了?”

他不解的問道。

“錯不了,快點,身份證,戶口本……還有,在這里簽上你的名字……”

女子催促道。

里面的辦事員也愣住了,一時半會反應不過來。

“你們……真結婚?”

“我……”

皮陽陽遲疑。

“還想什么?你還是不是男人?她找一個男人在你頭上種草原,難道你甘心?”女子繼續催促。

“甘心?呵……”皮陽陽想起秦玉潔的所作所為,不禁咬牙。

“秦玉潔,你視我如草芥,我亦可棄你如敝履!”

緊接著,心中一橫,皮陽陽將身份證和戶口本遞向了一臉懵逼的辦事員。

“這婚,我結了!!!”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