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所有人轉頭看向門口,目光中帶著驚異之色,猜測他們的身份。

皮陽陽也好奇看了一眼,當他看到走在前面的那個人時,不禁微微一愣。

因為這個人前幾天還見過,就是省城規劃署署長劉衛。

跟在他后面的,有五個中年人。其中三人穿著監察官的制服,目光凌厲,進來后,直接看向舞臺上。

原本驚呆了的申壽堯,看到這一行人,心中一噔,面色瞬間猶如土色。

作為官場的老油子,他當然知道這些人是來做什么的。

況且,走在前面的劉衛,可是他的頂頭上司。在整個系統中,是出了名的鐵面無私。

他預感到今天會有一場劫難了,后背冷汗涔涔,驚恐的對走到面前的劉衛喊了一聲:“劉署……”

劉衛神情肅然,目光凌厲的看著他,沉聲說道:“申主任,你膽子不小啊!不過,事情終歸是瞞不住的。”

申壽堯雖然心中已經了然,但他依舊抱著一絲僥幸心理,囁囁說道:“劉署,我不明白您什么意思……我在清江一直兢兢業業,從來不敢越雷池半步……不知道……”

不等他說完,劉衛不耐煩的擺擺手,說道:“你有什么話,等著和監察署的同志去解釋吧。”

身后一個監察官肅聲說道:“申主任,我們如果沒有掌握證據,是不會輕易找上門來的。你的事,已經驚動省里領導,省高層震怒,責令必須要從速從嚴查處。”

這人一邊說著,一邊出示了一下自己的證件,然后接著說道:“現在請跟我們回去接受調查。”

申壽堯頓時眼前發黑,雙腿發軟,差點當場癱倒在地上。

兩名監察官上前,一左一右將他夾住,帶了出去。

這一幕,又看呆了不少人。

在場的不少家族代表、公司老板,對這位大名鼎鼎的申壽堯還是很熟悉的。

也有很多人,曾經找過他,但最終連他的面都見不到。

因為申壽堯有一個規矩,凡是想要求見他的,首先就得去江南匯私人會所辦一張貴賓卡。

而這張貴賓卡,起步價就是一百萬!

有了這道門檻,很多人就望而卻步了。

宴會廳中的氣氛十分沉悶。

這一場婚宴,爆出的大瓜確實太多了,好些人都已經反應不過來了。

等到申壽堯被帶走,劉衛接過主持人手上的話筒,清了清嗓子說道:“打擾各位的喜宴了!自我介紹一下,我是楚南規劃署署長劉衛。因為接到群眾舉報,今天來清江,是為了整肅清江規劃處的不正之風。”

聽到他的自我介紹,不少人恍然大悟。

這位居然是來自省城的署長,怪不得有這么強大的氣場。

“申壽堯主任,可能涉嫌違法,已經被帶走調查。在這里,我宣布一件事,凡是經過申壽堯主任審批的項目,都要重新審查。已經投入使用的,等到調查結果后,再做處理。沒有投入使用的,全部暫停……”

隨著劉衛的這一番話,花柳彬的手抖動了一下。

為了拿下栗子坪那塊地,他們花家可沒少花錢。

如果重新審核,那所有的投入都打了水漂了。

“近三個月競拍成功的土地,全部退回,一周后重新競拍。這次競拍工作,由本人親自監督進行。如果影響到了各位老板的投資進程,我在這里向大家誠懇道歉。”

劉衛說完,深深鞠了一躬。

“這么說,剛剛競拍成功的栗子坪四十二號地,作廢了?”

賓客中,有人驚訝的問道。

劉衛點了點頭,“當然。”

“吧嗒!”

花柳彬手中的文件袋,掉在了地上。

此時,他面色蒼白。

有了劉衛的這句話,他手上的所有資料、手續就成了一疊廢紙。

“好了,打擾各位,再次道歉。”

劉衛雙手合十,微微躬身,然后放下話筒,向舞臺下走去。

大家的目光都落在這位突然到來的署長身上,不少人的目光中,帶著敬畏之情。

劉衛下了舞臺,居然徑直來到皮陽陽這一桌。

孟慶豐、魏魁陽等人趕緊站了起來,熱情的打著招呼。

劉衛只是點了點頭,沖著皮陽陽恭敬的說道:“皮先生,您也在。”

孟慶豐等人頓時驚呆了。

原本以為劉衛是認識這一桌中的某位老板,沒想到,卻是認識皮陽陽。

皮陽陽淡然一笑,“你的身體沒問題了吧?”

“沒有了,所有的癥狀都已經消失。皮先生,您真是太神了。”

劉衛高興的說道。

此時,他沒有絲毫上位者的架勢,甚至在皮陽陽面前微微躬身,顯得無比恭敬。

“嗯,那就好。”

皮陽陽淡然說了一句。

劉衛點了點頭,“那我就不打擾皮先生參加喜宴了,有機會,我們在一起吃個便飯。”

說完,沖著皮陽陽微微鞠了一躬,帶著兩個部下大步離去。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