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這一幕,又直接看呆了不少人。

誰也沒有想到,這位省城來的大領導,居然對皮陽陽會這么恭敬。

而皮陽陽自始至終,甚至都沒有站起來。

尤其感到震撼的,是花柳彬與秦玉潔。

在他們眼里,皮陽陽一直是一個一無是處的小白臉,小神棍。

可是為什么這些大人物,都會對他這么恭敬?

秦玉潔此時,心中翻騰不已,像是打翻了五味瓶,各種滋味摻雜在一起,讓她品不出是什么味道了。

這個曾經被自己嗤之以鼻,甚至嫌棄厭惡的男人,如今像是頭上有光環,總是會有一些意外讓她覺得難以置信。

隨著劉衛的離去,賓客們又騷動起來。

大家都關注著花家與秦家,想要看看今天他們究竟怎么收場。

這時,一個中年人來到花奇森面前,恭敬的問道:“花總,請問……這宴席還開嗎?”

花奇森的臉色陰沉,黑到了極點,沒好氣的說道:“開什么開?宴會取消,費用我照付!”

中年人嚇了一跳,神情古怪的掃視了一眼宴會廳中的千余人,有些驚疑的問道:“取消?”

這么多人興致勃勃的來參加婚宴,結果宴會取消,這不是笑話?

“取消!你聽不懂嗎?”

花奇森怒聲說道。

中年人恭敬的答應一聲,“好,那我就通知廚房取消了。”

他也不敢多說話,趕緊退下。

反正花奇森已經說了,費用照付,酒店不會有損失,宴席開不開,他也不在乎了。

聽到花奇森說要取消宴席,很多賓客的神情變得十分古怪。

要不是因為今天的宴會是花家辦的,很多人只怕當場就破口大罵了。

大家都還餓著肚子呢,宴席說取消就取消,這不是讓大家空著肚子回去?

“算了,宴席都已經取消了,我們自己去點幾個菜,總不能空著肚子吧?”

有人無奈的搖頭嘆息一聲,對身邊的人說道。

說完,帶著幾個人離開了宴會廳。

雖然他們很多人想要看看花家和秦家究竟怎么收場,但熬到這個時候,也確實餓了。

有人帶頭,于是就有人陸續跟著離開了宴會廳。

很快,整個宴會廳剩下的人已經不到一半。

這些人都是秦家和花家的親戚,自然不好離開。

秦玉潔現場悔婚,花家人未必善罷甘休。

此時,兩家的氣氛有點緊張,完全有一種劍拔弩張的感覺。

看著已經空了不少的宴會廳,還有桌面上亂七八糟的涼盤,酒水飲料,秦玉潔感覺自己的心,逐漸變得冰冷。

原本高高興興的一場婚宴,現在變成了一地雞毛,讓她覺得自己好像身處夢境,一切都不太真實。

她心中在滴血,在恨。

恨命運的捉弄,恨那些讓她活成了笑話的人。

比如皮陽陽,花柳彬……

可是,恨又有什么用?

“我們也走吧。皮先生,蘇總,我請你們隨便吃點。”

看到大家都走得差不多了,孟慶豐起身,嘆息一聲說道。

魏魁陽趕緊說道:“孟會長,把這個機會讓給我,我來請大家一起吃個飯……”

孟慶豐好奇的看了他一眼,問道:“魏總,你不是已經和蘇家撇清關系了嗎?怎么,今天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魏魁陽沒有在乎他的揶揄,訕訕然一笑說道:“孟會長,你就別取笑我了。當時是我糊涂,站錯了隊。不過我早已經后悔了,現在我鐵了心跟著蘇氏集團混了!”

孟慶豐“哈哈”一笑,“都說你是墻頭草,還真沒說錯。不過,這次你總算做了一次正確的選擇。”

魏魁陽也不在乎,點頭說道:“那當然……”

皮陽陽緩緩站起,淡然說道:“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幾人正準備離開,一聲厲喝傳來:“皮陽陽,你給我站住!”

皮陽陽一怔,轉頭看去,只見秦玉潔鐵青著臉,快步走了過來。

他有些愕然的問道:“你叫我?”

秦玉潔來到他面前,狠狠盯著他。

此時,她的眼眸中像是有兩柄鋒利的刀子,隨時能洞穿皮陽陽的身軀。

“皮陽陽,我還真是小看了你!沒想到你會這么陰險!”

秦玉潔顯得十分激動,嘴唇抖動,甚至渾身都在顫抖。

她臉色蒼白,語氣凌厲。

皮陽陽淡然說道:“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難道你不知道嗎?”秦玉潔冷聲說道,“今天所有的事情,都是你安排的吧?”

皮陽陽沒有回答,只是淡然看著她,輕輕搖了搖頭。

“難道你連解釋都不想解釋?”

秦玉潔咬了咬嘴唇,生冷說道。

皮陽陽開口說道:“如果我解釋,你會相信嗎?”

這次輪到秦玉潔沉默。

“既然不會相信,那我又何必解釋?”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