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皮陽陽說完,轉頭對蘇雪晴說道:“我們走吧。”

孟慶豐、魏魁陽眼神復雜的看了一眼秦玉潔,在他們心中,暗暗在同情她。

同時也覺得她是自作自受。

明明有著皮陽陽這么一個逆天的老公,卻偏偏視如敝履,親手將他推給蘇雪晴。

如今落到這樣的悲慘境地,卻又來怪皮陽陽,想想還真是可悲。

秦玉潔站在那里,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她是想聽皮陽陽的解釋,哪怕只要他搖一下頭,她的內心可能也會好受點。

可是,皮陽陽卻已經懶得解釋了。

因為他知道,就算他解釋,她也不會相信。

一直到皮陽陽等人離開了宴會廳,秦玉潔還是呆呆的站在那里,淚水一直止不住的往下流。

這一刻,心里的所有雄心壯志,都已經煙消云散。

就好像整個世界都已經拋棄了她,只剩下她一個人孤零零的站在那里。

前路迷茫,她不知道該如何走下去。

顏金鳳、秦玉宇走了過來。

秦玉宇艱難開口,“姐,別難過了。就是那個皮陽陽,故意報復你,搞出這么多事情來……”

秦玉潔苦澀的笑了一聲,輕輕搖頭。

現在她的心冰冷。

“玉潔,不要任性……你和花柳彬的婚禮都已經完成了,實際上已經算是結婚了……”

顏金鳳一邊抹著眼淚,一邊勸說著秦玉潔。

秦玉潔忽然發出幾聲滲人的笑聲,轉頭看了一眼整個宴會廳,然后伸手撕扯身上的婚紗。

“結婚、離婚?哈哈哈……為什么我覺得我自己這么可笑,這么可笑呢?”

顏金鳳、秦玉宇嚇了一跳,趕緊主抓她的手,不讓她撕扯婚紗。

“我秦玉潔在這里發誓,這輩子,我誰也不嫁!我還發誓,我一定會站起來,將那些曾經傷害過我,看不起我的人,踩在腳下!”

忽然,秦玉潔聲嘶歇底的大聲喊著。

她的聲音嘶啞,神情猙獰,脖子上青筋暴起,雙眼赤紅,狀如瘋狂。

宴會廳中的不少人,感覺到心中震撼,吃驚的看著她,神情變得十分古怪。

“還不給我滾下來!丟人還沒丟夠嗎?”

忽然,花奇森對著還站在舞臺上的花柳彬大聲吼叫。

“都散了!還圍著做什么?”

隨即,花奇森又沖著花家的親友大聲喊道。

所有人驚恐的向外面走去。

很快,整座宴會廳中,只剩下了秦玉潔一家人。

顏金鳳不斷的哭著,秦玉宇的面色蒼白,不知道該怎么安慰。

秦四海則不斷抽煙,不斷嘆息。

“回去吧。”

足足十來分鐘,秦四海才沉聲吐出三個字。

…………

與此同時,市中心醫院某VIP病房中。

葉元陽躺在病床上,看著電視中直播花柳彬和秦玉潔的婚禮,神情十分復雜。

他想起了葉楓柳和蘇雪晴訂婚宴會上所發生的事,心中就像是壓著一塊巨石,讓他難以喘息。

如今的葉家,和他葉元陽一樣,奄奄一息。

甚至清江的百姓,都不太聊起葉家。

葉元興、葉雅凡坐在病房中陪著他,一起看電視。

“這秦玉潔還真是厲害,剛離婚沒幾個月吧,居然又嫁進了花家!”

看到畫面中正在舉行婚禮,葉元興有些感觸的說道。

“她走了一步臭棋,如果當初不離婚,秦家現在不是這個樣子。”

病床上的葉元陽輕輕搖頭說道。

葉雅凡不服氣的說道:“ 不是這個樣子會是什么樣子?難道她秦家想憑著皮陽陽發展起來?這怎么可能。”

葉元陽嘆息一聲,“以前,我們都小看這個人了!我葉家之所以會有今天,就是不該惹了這個人……”

葉元興一臉驚疑的看著葉元陽,不解的說道:“大哥,你今天怎么了?就算他真的有點本事,但憑著他,真能把我們葉家怎么養?”

葉元陽苦笑一聲,說道:“老五,不知道你還記得嗎?他曾經說過,他就是燕陽羽。”

“怎么可能?”葉元興一臉的不相信,“這么短的時間內,出現了兩個燕陽羽。大哥不會是說,他們兩個其實都是皮陽陽吧?”

葉元陽沉默了,他眉頭緊鎖。

就在這時,電視畫面顯然顯得有些混亂起來。

原來,是舞臺后面的大屏幕上,突然出現了一些不堪的畫面。

看到這些畫面,葉元興、葉雅凡目瞪口呆。

“我去,這女人是誰?”葉雅凡看到這些畫面,吃驚的說道,“這下完了,花柳彬居然和這個女人……”

她沒有注意到,此時的葉元陽,目光中透著一絲驚愕與慌亂。

隨著畫面的切換,原本一直還算平靜的葉元陽,忽然急劇的喘息起來。

“撲哧!”

一股血箭噴了出來,直接噴到了對面的墻上。

嫣紅的鮮血,沐目驚心!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