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葉元興,葉雅凡嚇了一跳,趕緊喊道:“大哥?!”

“爸!?”

葉元陽在吐出一口鮮血后,身子一挺,又重重的落下。

他的右手緩緩抬起,指著電視機的方向。

“快,關掉電視!”

葉元興趕緊喊道。

此時,電視畫面上,播放的就是葉元陽和程夢潔調笑的那個視頻。

葉雅凡趕緊過去直接拔了電源。驚慌的喊道:“爸,您不要激動,我馬上去叫醫生……”

說著,她急匆匆的沖了出去。

葉元陽的手落下,緩緩抓住葉元興的手,有些艱難的喘息幾聲,虛弱的說道:“老五,以后……葉家……葉家就交給你們……你們幾個了……”

葉元興的眼中涌出了淚水,雙手緊緊握住葉元陽的手,悲慟的說道:“大哥,葉家不能沒有你。你放心,小雅去叫醫生了,你會好起來的……”

“不,你聽我說……”

葉元陽微微搖頭,艱難的說道。

“好,大哥,你說……”

葉元興已經六神無主了,慌亂的說道。

“我死之后,葉家……全部撤出清江……不要……不要找皮陽陽報仇,也不要……不要去調查那個燕陽羽……”

葉元陽斷斷續續的說著。

說完最后一個字,喉嚨里倒了一口氣,身子再次一僵,雙眼圓瞪,雙手逐漸失去力氣,便沒有了動靜。

生命體征檢測儀傳出了“滴”的長音。

葉元興感覺到自己的心頓時冰冷,驚慌的喊道:“大哥……”

此時,葉雅凡已經帶著幾個醫護人員快步進來,見檢測儀已經顯示葉元陽停止了心跳,一個醫生趕緊說道:“準備急救!”

葉元興、葉雅凡焦急的等在一旁,看著醫護人員緊急搶救。

護士立即送來了除顫儀,在主治醫生的指令下,推注腎上腺激素、按壓、電擊,緊張的搶救了半個小時后,生命體征檢測儀一直沒有任何波動。

床頭心電圖儀打出一張心電圖,醫生看了一眼, 黯然說道:“家屬節哀,我們已經盡力了。”

聽到這句話,葉雅凡如遭雷擊,立即撲到床頭,大聲哭喊起來。

葉元興渾身顫抖,感覺自己像是墜入了冰窖,久久沒有回過神來。

醫生記錄了死亡時間,然后讓葉元興簽字。

“不,不……我大哥沒有死……他不可能就這么死了的!”

葉元興猛然推開醫生遞來的簽字單,像是瘋了一般說道。

“病人確實已經去了,家屬,不要太悲傷……”

醫護人員撤走設備,黯然搖頭離去。

足足十幾分鐘,葉元興才想起,給葉元宗等人打電話,將葉元陽突然去世的消息告訴他們。

…………

皮陽陽和蘇雪晴在萬隆酒店吃過飯后,離開酒店,返回公司。

“皮陽陽,今天的事情,都是你安排的?”

上車后,蘇雪晴實在憋不住了,趕緊問道。

皮陽陽淡然說道:“也是,也不是。”

蘇雪晴蹙眉,“什么也是也不是?說話這么繞嗎?”

“那些視頻,是我讓劉凱弄的。至于后面來的劉署長,還有那幾個監察官,和我沒關系。”

皮陽陽只得解釋了一句。

“可是……劉署長認識你啊?”

蘇雪晴有些狐疑的問道。

皮陽陽淡然一笑,“就是巧合。你記得前幾天,顧家三叔叫我去給他的一個朋友治病的事嗎?”

“哦,他的朋友就是劉署長?”

蘇雪晴立即明白過來,吃驚的說道。

皮陽陽點了點頭,露出一絲無奈的苦笑。

“那你為什么不和秦玉潔解釋清楚?”

蘇雪晴有些不解的問道。

皮陽陽說道:“你覺得她會信嗎?如果她會信我的解釋,我們又怎么會到今天這個地步?”

蘇雪晴聽出了他的無奈,心中有些感觸,嘆了一口氣說道:“也是,她要是信你,現在你就不會在我身邊了。”

皮陽陽沒有再說話,專注開車。

“其實……你故意搞出這么一出,就是要逼著秦玉潔放棄栗子坪那塊地,對嗎?”

忽然,蘇雪晴又想起了一件事,問道。

“對。”皮陽陽很干脆的回答道。

“我明白了,你知道這塊地風水有問題,但她不會相信你的話,一定會去那里投資建廠。你為了讓她不要去做無謂的投資,所以才決定要讓他們的這件事黃了。”

蘇雪晴想了想說道。

“畢竟曾經三年夫妻,我可以看著她站在懸崖邊不救,但絕不會還推一把。”

皮陽陽淡然說道。

“你這是在和我解釋?”蘇雪晴輕聲一笑,看著他問道。

“算是吧。因為……你愿意相信我的解釋。”

皮陽陽回答了一句。

“可惜,你好心沒好報,經過今天這件事,她肯定更加恨你了……”

皮陽陽撇了撇嘴,不以為然的說道:“無所謂……”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