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葉家大院,已經布置好了靈堂。

葉家兄弟、葉雅凡、葉楓柳及葉家晚輩,全都披麻戴孝。葉家大院,充滿了悲傷的氣氛。

葉家,短短三個月時間之內,就接連死了兩個頂梁柱。

現在的葉家,不僅僅是風雨飄搖,而是已經到了生死關頭。

葉氏集團已經名存實亡,集團辦公樓都已經關閉,等著拍賣。

正如論壇上所說的,葉家將會徹底退出清江舞臺。

葉家老七葉元錦趕了回來。

此時,他正跪在靈堂中,面色陰冷,目光中除了悲哀,更多的是殺氣。

雖然他幾乎不回清江,但他對自己的幾位哥哥,感情還是很深厚的。

尤其葉元陽,對他特別關照。

每次打電話都是對他說,花錢不要省,沒有就說話,從來不對他吝嗇。

可是,昨天他突然接到電話,自己的大哥居然死了。

“五哥,大哥究竟是怎么死的?還有老爺子,當時是怎么死的?”

他跪在靈堂中,咬牙問葉元興。

當初老爺子葉天雄去世,葉元陽甚至都沒告訴他,就是怕耽誤他修煉。

所以至今他都不清楚,老爺子是怎么死的。

葉元興嘆息一聲,說道:“老七,你不要想這么多。你現在的任務是修煉,等你修煉圓滿了,所有的事情我都會告訴你。”

葉元錦堅持說道:“不,你現在必須告訴我!我已經和師傅說好了,這次下山,就不回去了!”

“不回去?”

葉元興吃了一驚,失聲問道。

葉元錦目光中閃過寒光,冷聲說道:“雖然我一直在山里,但我對家里的事并非一無所知。老爺子是不是被人害死的?”

葉元興沉默。

在他們幾兄弟的心目中,葉天雄的死,的確是因為皮陽陽和蔡文山。

如果不是他們救出陸小婉,揭露葉天雄這幾十年來,圈養梅夫人的事情,葉天雄不可能會突然犯病死亡。

尤其皮陽陽,他明明可以救治,但他就是見死不救,眼睜睜看著葉天雄死在他面前。

“是皮陽陽?”

見葉元興不回答,葉元錦又沉聲說道。

葉元興咬了咬牙,緩緩點了點頭。

“雖然不是直接死在他手上,但確實是因為他,才惹得老爺子急怒攻心,心臟病驟發,才去世的。而且,他懂醫術,明明可以救治老爺子,可是不管我們怎么哀求,他都見死不救!”

聽到葉元興的這番話,葉元錦的嘴角跳動了幾下,面目變得有些猙獰。

“那么大哥呢,又是怎么死的?”

他又沉聲問道。

葉元興想了想,說道:“如果一定要說清楚的話,大哥也是被皮陽陽害死的!”

“皮陽陽,他究竟是什么人?我們葉家居然對付不了他?”

葉元錦冷聲說道。

“這個人……原本是秦家的贅婿。那時候,大家都以為他是軟飯男,小白臉,小神棍!和秦玉潔離婚后,又成了蘇雪晴的老公。當初就是因為他,在葉楓柳和蘇雪晴的訂婚宴會上,公然搶親,并出示結婚證,證明他和蘇雪晴早已經結婚了,老爺子氣的不輕,回來就病了一場……”

葉元興緩緩說著,每一個字都充滿著深深的怨恨。

“一個小白臉,有這么大本事?難道你們就眼睜睜看著他這么羞辱我們葉家,沒把他怎么樣?”

葉元錦覺得不可理解,再次問道。

葉元興嘆息一聲,說道:“原本那天我們就可以把他弄死,可是不知道為什么,風雷堂堂主雷霆突然出現,力保這小子!我葉家雖然有點實力,但不敢硬剛風雷堂,所以那天只能忍受屈辱,不了了之……”

“然后呢?”

葉元錦追問道。

葉元興想了想說道:“然后小柳不甘心,設局將蘇雪晴騙去,想要來個生米煮成熟飯。但又是皮陽陽,出面將蘇雪晴救走,還把小柳打成重傷……”

然后他把后面發生的事情,詳細講述了一遍。

包括他和葉元陽帶著葉楓柳去蘇家討說法,最終被辱,后面與皮陽陽發生了什么樣的沖突,一件不漏的講了出來。

“這小子其實沒有看上去那么簡單,不但醫術厲害,還是武者,而且修為不低。另外,他人脈逆天,不僅僅認識雷霆,還認識省城的趙家老爺子,濱城楚家公子……”

最后,葉元興做了一個總結。

葉元錦冷聲說道:“難道這樣,你們就怕了?大哥和老爺子的仇,就不報了?”

葉元興嘆息一聲說道:“大哥臨終遺言,讓我們葉家馬上搬出清江,以后不要找皮陽陽報仇,也不要查那個設局買走我們葉氏集團產業的燕陽羽……”

“砰!”

葉元錦一拳打在棺材上,冷聲說道:“不!這口氣,我咽不下!”

葉元興忽然想起一件事,驚疑的問道:“你不是說,要找人做掉他嗎?”

葉元錦面色一沉,恨恨的說道:“那幾個人就是廢物!全部被人殺了!”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