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你車上的尸體怎么回事?”

  “是對方的殺手。”

  丁家外廳,將女兒老婆安頓好后,丁嘯天如實跟老爺子匯報。

  “我也沒想到對方膽子這么大敢對我直接出手,是在高速休息站的空檔往我車上裝了炸彈,多虧蓉若丫頭提醒及時,將計就計我們全家才逃過一劫。”

  丁遠山(老爺子)皺眉。

  “沒留舌頭?”

  “留了,那孫子嘴跟阿瞞褲腰帶一樣,松的很,路上沒幾下就全撂了。”

  “老舅,說話就好好說話,怎么還帶人身攻擊?”

  “人身攻擊?你舅舅我向來只說實話,外甥媳婦你作證,這個小子褲腰帶是不是很松?”

  蓉若是個實誠的姑娘。

  搖頭道:“不是。”

  “不是?”

  “嗯~舅舅您誤會,夫君褲腰帶不松。”

  蓉若看了眼曹斌,紅潤的臉蛋還挺嚴肅,她一板一眼:“夫君還沒對蓉若脫過褲子。”

  “壞了!”

  丁嘯天猛拍大腿。

  “阿瞞,原來你小子不行啊?”

  “早跟你媽說不能讓你小子瞎混,身體都玩壞了吧?年少不知簫金貴,壯時望卿空流淚,你呀你!”

  “還好你小子年輕,以后跟著老舅去軍中歷練,保準給你拉回來!要不然真打算讓這些如花似玉的外甥媳婦跟著你守活寡啊!”

  曹斌:“?”

  “好了,說正事!”

  被老爺子呵斥的老舅不敢再造次,忙道:“人我已經移交國安,那家伙級別夠不到主謀,但身份確定,是緬北方面的專業殺手!”

  “緬北?”

  丁遠山怒目鏗鏘:“這幫宵小,簡直無法無天!”

  “是時候聯合上面動一動,鏟除這幫毒瘤了!”

  老爺子忽然看向曹斌:“對了阿瞞,你今天和韓云庭那小子起了沖突?”

  “是的,韓云庭確實有這個能力,但他沒這個魄力。”

  “殺我他或許想過,但對大舅出手借他十個膽子也不敢!”

  聰明人之間的交流就是省心。

  老爺子欣慰的點點頭:“你明白就好,緬北的事交給我,剩下的你們自己處理。”

  什么層面對接什么級別的事務。

  小輩們能解決的事他絕不過多干預。

  只要命在,磕著碰著哪怕缺胳膊斷腿也無傷大雅。

  自己沒幾年活頭了,不可能一直當這個家的守護神。

  該放手讓他們的歷練的就該放任。

  “放心吧爸,交給我們!”

  “萬事小心,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老爺子又叮嚀了一句。

  轉過頭他又自言自語。

  “想當年,紅領章,綠軍裝,半蹲馬步斜端槍,老子是地表最強單兵王!”

  “腦袋別褲腰帶,槍林彈雨七進七出眉頭都不帶皺一下,不像如今,老嘍,扛不住事了。”

  “這一老啊,不但朋友越來越少,連膽子也越來越小了。”

  老人言的唏噓令阿瞞動容。

  骨肉至親,血濃于水。

  誰也不能免俗。

  這老頭,除了那些刺目耀眼的光環外,他也只是一個普通的丈夫,父親,爺爺,外公……

  “什么人在背后搞鬼心里應該有數了吧?”

  “八九不離十。”

  丁嘯天拍了拍曹斌的肩膀:“小子出息了,老舅沒想到還有被你牽連的一天。”

  “怎么聽著像在罵我?”

  “你小子別得便宜賣乖,剛得到消息,葉婉清葉婉冰姐妹倆今晚出了咱家門就被綁了,葉家剛剛已經來電興師問罪了。”

  “我不知道你小子怎么打算的,老舅對你只有一句話,在我這前途永遠比不上血濃于水的骨肉至親!”

  “你放開手腳干,占個理字,老舅和你外公永遠為你兜底,即便不占理,必要的時候咱家也能為你舍命!”

  “……”

  原書中,丁家滅門的根本原因在此。

  丁家兩子,最疼妹妹丁月純。

  加上他們都只各育一女,對曹斌和曹仁視如己出。

  而對老爺子丁遠山來說,兩個孫女一個內秀一個乖張都不是什么好苗子,所以曹仁和曹斌就是他的命根子。

  但凡曹斌是個和原書一樣是個愚蠢的,葉凡抓住這個軟肋覆滅丁家輕而易舉。

  可惜,這一世他曹阿瞞是個拎得清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