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曹斌上前揪著葉婉清馬尾直接給她按酒精測試儀器吹嘴上。

  “唔~!”

  “你別我哇哇叫,張嘴,含住,吹!”

  “???”

  好家伙,結果出來,儀器數值爆表。

  葉婉冰洗澡吃關東煮這會功夫不到四十分鐘,刨去路上二十分鐘龍攏共一個小時。

  這期間也不知道她造了多少酒。

  “噦~”

  掙脫束縛的葉婉清拍胸脯干嘔。

  看清來人面容后眼神幽怨憤怒又迷離。

  “曹斌——你混蛋!憑什么強迫我吹!”

  “你以為警察是你老公啊,說不吹就不吹!”

  “誰老公!欺負完我姐姐還來占我便宜是吧?色狼!”

  “色狼怎么了?黃種人哪有不好色的?你情我愿又不給錢警察都不管!”

  警察:“……”

  “再說了,你有什么便宜可讓我占的?又不圓又不大,摸你不如摸自己。”

  “脾氣還臭,比你姐差太遠!”

  “︵╰(‵□′)╯︵”

  “我咬死你!”

  氣急敗壞的葉婉清蹦上去試圖咬曹斌脖子,但被他的大手覆臉一把推開。

  小姑娘不服氣,繼續往上沖,還是被推開。

  醉酒的葉婉清櫻桃紅唇一點點,張牙舞爪滿口小白牙齜牙咧嘴咬得嘎吱作響,搖搖晃晃像笨蛋僵尸。

  曹斌不動如山像雞賊道長。

  一個想咬,一個不讓她咬。

  兩人就這樣當著警察面不斷拉扯。

  單手應付的曹斌氣定神閑尚有余力:“抱歉警察同志,大過年的麻煩你們真不好意思,您看這騎的共享單車也沒造成什么嚴重后果,是不是口頭訓誡一下就算了?”

  “你們是這位小姐什么人?”

  “她是我妹妹,今晚受了點刺激心情不好所以喝了點酒,真的很抱歉給你們帶來麻煩了。”

  葉婉冰把自己身份證拿出來:“這是我身份證您看看。”

  真正有底蘊的二代,森嚴的家教和自小沉淀的傲氣都在骨子里。

  對沒有利益沖突的普通人,她們大多時候會表現的平易近人好說話,不會輕易展露獠牙。

  一來是不想給家里惹麻煩,二來抽刀向弱者所帶來的優越感根本不及別人一句發自內心的謝謝。

  層次不同,追求也不一樣。

  “你們家屬下次注意別讓她喝這么多酒,尤其酒后不允許開車,共享單車也不行。”

  “這次口頭警告,下次再犯的話就要行政處罰了!”

  “好了,領她走吧,大過年的趕緊回家團圓吧。”

  “明白。”

  “謝謝警察同志~”

  對方擺了擺手,示意把人帶走。

  還和曹斌玩‘僵尸游戲’的葉婉清一百個不樂意。

  “別碰我! ̄へ ̄”

  “我不走!曹狗你過來,讓本姑娘咬一口!”

  “婉清別鬧~”

  “誰鬧了!你們不是不愛搭理我么?姑奶奶不伺候了!哼~”

  “你走不走?”曹斌冷臉。

  “不走怎么啦!咬我啊!你現在還不是我姐夫呢!想管我?做……啊!干什么!曹狗放我下來!”

  曹斌直接把她扛在了肩上。

  還一堆事等著處理,他可沒心情把時間浪費在這位大小姐身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