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林菲菲一說有事和我商量,我心里頓時緊張起來,每次她一本正經的時候,就從沒有過好事。

  我深吸了一口氣,“你說。”

  林菲菲沉吟了一陣,朱唇輕啟:“我想著在叔叔阿姨臨走之前,我花錢請他們吃頓飯,上次我媽在也沒吃好,這次我想請他們好好吃頓飯。”

  我揉了揉她海藻般的頭發,心里感慨不已。我以為這件事已經過去了,沒想到卻像一根刺,扎進了她的心里。

  林菲菲什么都好,就是心太重,這件事我都沒放在心里,她心里卻一直過不去這個坎。這種人總替別人著想,容易活得累。

  “我爸媽都沒怪你,你就不要老想著這件事了,過去就過去吧!再者說,他們平時省吃儉用慣了,肯定不樂意去外面吃飯……”

  我安慰了她好半天,才打消她這個想法。經常帶我爸媽出去改善伙食,出發點是好的,可他們容易誤會,以為這是我們的常態,到時候對林菲菲就更有意見了。

  我本來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剛躺下,結果林菲菲朝我丟了一顆炸彈。

  “叔叔阿姨知道你自己單干的事了。”

  我一個鯉魚打挺彈坐起來,“他們怎么知道的?”

  林菲菲露出一絲苦笑,“都怪我,我把印章和營業執照當時隨手放電視機上面了,被阿姨打掃衛生時候發現了。”

  我想了想,讓他們知道的確有些麻煩,不過算了,他們知道也是遲早的事。

  “哦,那行吧!知道就知道吧!”

  林菲菲小心翼翼地看著我,猶猶豫豫地開口,“叔叔阿姨,明天肯定得問你,你想想怎么說吧!”

  我不想讓他們知道,除了怕他們擔心,還有就是怕他們給我潑冷水。

  我爸媽一向奉行打擊式教育,從小我就是從他們的批~斗中長大的,有些事情和他們說了,很難得到他們的支持,但既然知道了就知道吧,其實說出來我心里更舒服。

  我讓林菲菲把心放回盆骨里,我已經三十多歲了,我不想再活在別人的期待和安排當中,只想認認真真為自己活一次。

  說來慚愧,我長這么大,還從來沒有為一件事情,全力以赴把事業搞好。

  ……

  第二天,我迷迷糊糊來到客廳,我爸媽在沙發上臨危正坐,一看他們擺出這副談判的架勢,我就猜到了他們接下來想說什么。

  我爸面容嚴肅,沖我招招手,“余斌,你過來坐,爸媽問你點兒事。”

  既來之則安之,我大馬金刀往他們面前一坐,說道:“有什么事,您直接說吧!”

  我爸嘆了口氣,先為這場會晤定下了一個無奈的基調,他沉吟著說道:

  “你要自己開公司,這么大的事,怎么也不提前和爸媽商量一下。”

  我淡淡一笑,如果當時要和他們說了,回應我的只不過是一盆又一盆的冷水。

  從我的經歷,我覺得以后要是和林菲菲有孩子了,也許我給不了他大富大貴的生活,但多鼓勵,正面引導,讓他以后能樂觀地面對挫折,比給他留下一座金山銀山更重要。

  短短一瞬間,我的思維開始不斷飄散,回憶像一列火車,快速朝我奔來。這時,父親的話,將我拉回了現實。

  “余斌啊,爸還是想勸你一句,好好上班,別老瞎折騰,你也三十出頭的人了,該踏實下來了。”

  我心里猶如刀絞。

  我不怕老板,同事,甚至一些陌生人的指責,但親人的打擊,卻讓我心里不是滋味。

  有句話怎么說的來著,能傷害到你的人,都是你在乎的人。

  就算我在職場上練就了一顆金剛不壞之心,但并不是刀槍不入,面對至親,還是被他們撕扯得鮮血淋漓。

  我雖然有了心理準備,可當這盆冷水潑過來的時候,心頭還是不由自主抖了一下。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壓下翻滾的情緒,耐著性子說道:

  “我都三十多歲的人了,當然知道自己應該干什么了,現在互聯網這么發達,我養活自己肯定沒問題。”

  “可是你得為以后著想啊?失敗了怎么辦?”

  我輕松一笑,“失敗了就大不了上班唄!您和我媽也別這么擔心,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爸面無表情地盯著我,看了好一陣,無奈地搖搖頭,然后扭頭對我媽說道:

  “我和你說什么來著,他自己有主意,他決定了的事,咱們根本管不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