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向馮江打聽了一下凍干咖啡的最低起訂量,做到心里有數后,陷入了沉思。

  這個最低起訂量其實我是能接受的,但前期要先給他一筆定金,讓我有點肉疼,在馮江期盼的注視下,我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當我說完以后,馮江眼睛瞪得溜圓,難以置信地看著我,“你說啥?咱們合作?”

  我點點頭,這已經是我能想出來最好的辦法。我心里一點底氣也沒有,可還真熱情洋溢地和馮江描繪著未來:

  “現在有兩條路,一條就是我買斷你這款產品,然后貼標賣,還有一種就是咱們合作,算是聯名出品,你負責生產和儲存,發貨,我負責給賣。簡單來說,就是你復雜壓糧運草,我負責沖鋒陷陣,咱們雙贏。”

  馮江眉頭緊鎖,似乎在認真衡量各種可能和結果,在他思慮之間,我繼續說道:

  “你總不能一直只做代工廠吧?你現在客戶也不多,如果哪天茵姐的訂單少了,或者不做了,你怎么辦?還不如試試咱們聯名。”

  馮江疑惑地看著我,問道:“你怎么想起來要和我合作了?你自己賣,那不是賺得更多嗎?”

  “說實話,我沒那么多錢。”我如實的說道。

  我才剛準備起步,與其一個人承擔風險,不如和信得過的人合作,雖然賺得少一點,但對我這種家底并不豐厚的人來說,無疑減輕了很多壓力。

  訂貨,包裝設計,倉儲管理,物流,這些方方面面都需要用錢,如果不成立自己的品牌,我只要給別的商家帶貨,主動權終歸在別人手里。

  所以我準備兩條腿走路,一邊幫品牌帶貨,一邊推出自己的產品,雙管齊下。

  馮江露出一個哭笑不得的表情,“你倒真敢說實話,不過我喜歡。”

  說罷,他遞給我一支煙。

  我看了唐楓一眼,征得她的同意之后,我才點接過煙。

  我吸了一口煙,繼續說道:

  “其實我自己做也行,但前期投入比較多,而且我不想廢太多心思,我的優勢是帶貨,你的優勢是產品做得好,咱們強強聯合,取長補短,你可以琢磨一下。”

  馮江也抽了一口煙,低頭盯著地面,“那你覺得,如果真做聯名,咱們怎么分成?”

  我心中一喜,覺得有戲,壓著心頭的喜悅,說:

  “五五分啊!咱們是合作,大家都是平等的。”

  “但我擔心,賣不出去砸手里怎么辦?我要是只給你生產,我一點風險也沒有。”

  馮江剛說出自己的擔心,唐楓忍不住替我說話:

  “哥,您有些多慮了,我經常看斌哥的直播,他直播間人氣可高了,他要是沒把握,敢辭職自己做嘛!”

  馮江朝她翻了個白眼,無奈地搖搖頭,沖我吐槽:

  “女大不中留啊!我天天給她開工資,她卻向著你。”

  她臉頰上頓時涌起一片緋紅,眼神躲閃不定,就像在林間跳躍的小鹿。

  我呵呵地笑,趕緊轉移話題,說道:

  “凍干咖啡的保質期一般都是24個月,保質期這么長,首批起訂量也不多,你不用擔心賣不完。如果你愿意合作,咱們可以拿凍干咖啡試試水,要是效果一般,大不了賣完這批不合作就得了。”

  馮江本來就有些動心,我和唐楓2v1,他招架不住我們的攻勢,最終點頭答應了。

  接下來就是協商合作細節,我和馮江都很對胃口,很快就把合作敲定了。第一批貨就先弄個最小起訂量先試試水。

  和他合作,我連包裝,倉儲,發貨這些都不用擔心,他倉庫有的是地方放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