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一直覺得,有個林菲菲這樣大大咧咧的女朋友,是上天對我的眷顧。在這個欲流橫飛的世界,她能心甘情愿地陪著我租房,創業,我又怎么能渾渾噩噩,辜負美人恩?

  我和她之間最大的矛盾就是雙方家庭,這兩個階級大相徑庭的階級碰撞,簡直就是火星撞地球,但我和她之間,其實并沒有什么矛盾。就像這種小打小鬧,不僅不會升級矛盾,反而是我們水乳交融間的潤滑劑。

  當我說完以后,林菲菲自然不會真生氣。

  但如果她要是沒有任何“行動”自然是說不過去的,于是她對我又抓又撓,我為了配合她的表演,自然也是連連道歉,擺出一副俯首甘為孺子牛的謙卑態度,她這才罷休。

  鬧了一陣,林菲菲說她餓了,于是我提議去外面干飯。

  這一帶都是工業區,但往里走個五六公里,就是小鎮,美食如星羅棋布。

  我昨天和唐楓去的時候,就偵查過這里,不知道是不是我們來早了,還沒什么人,但我對林菲菲有信心,她能以自己1tb的胃,挽救整條美食街的經濟危機。

  大城市有大城市的優勢,但小城市也有小城市的特色。

  我們倆來到路邊,馬路牙子上七扭八拐地放著好幾輛共享電動車,我今天也算小刀剌屁股,開了眼了。

  這種共享電動車,我只在小城市見過,大城市只有共享單車,不禁勾起了我被早八謀殺人類的回憶。

  那時候,我每天早晨就靠共享單車,投身于浩浩蕩蕩的早高峰大軍之中,為老板早日實現財富自由添磚加瓦……

  想到這些,我滿懷悲憤地掃了一輛共享電動車,我們倆騎上電動車,在小鎮的街頭巷尾穿梭。

  電動車的聲音在寧靜的街道上回蕩,就像我們的愛情在歲月中流淌,沒有轟轟烈烈,波瀾不驚地滾滾向前。

  我二十多歲的時候,覺得一定得轟轟烈烈,撕心裂肺,刻骨銘心才算品味愛情,但后來慢慢地明白了,這個世界上,讓我撕心裂肺的不一定是愛情,可能是老板畫的餅,是同事甩的鍋,父母的比較和期望。

  這時候,愛情反而成了我的避風港。

  現在回頭想想,其實我以前的想法真的很傻,無論愛情最初是如何的千姿百態,到最后都會歸于平淡。

  當初的山盟海誓,如膠似漆,最后都會融入到平淡的生活之中,泛不起任何一絲漣漪。

  和轟轟烈烈的愛情比起來,我現在更想和林菲菲小橋流水來抵抗歲月漫長。

  我們騎著電動車,橙紅色的太陽逐漸落向西山,仿佛就在我們身邊。

  晚風拂面,裹脅著絲絲涼意,就像林菲菲纏著我撒嬌似的。

  我忽然覺得,和什么遙遠的房子,車子,票子比起來,眼前這一刻的寧靜,比什么都重要。

  我打算帶她去個像樣點的飯館,可林菲菲想吃街邊美食,于是我陪著他一邊逛,一邊吃。

  和她在一起,我充分領會到了什么叫人生喜憂參半,快樂只有干飯。

  她在酒店憋了一天,出來放風以后,活脫一只脫了韁的哈士奇,信馬由韁。

  很快,她就像秋風掃落葉般席卷了美食街,仿佛頃刻之間,她手里就多了一根淀粉烤腸,一份臭豆腐,一份泡芙。

  看著這幾種風馬牛不相及的食物在她手里,我看著就覺得自己飽了。

  林菲菲一邊飽餐戰飯,一邊問我:

  “老公,你們合作的事進展得怎么樣了?”

  我放下手里的西瓜汁,像匯報工作似的對她說道:

  “訂下來了,做咖啡凍干。今天已經把產品包裝和聯名logo都訂了,我今天把發貨系統也設計好了,等過了食品安全的檢測,就能帶貨和上自己的網店了。”

  “你們弄得很快啊!”

  林菲菲咬了一口烤腸,她吃得太急了,燙得趕緊用手不停扇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