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其實,我的出發點也是好的,可能是因為在她心里的“人設”一直都是插科打諢,當我說出來以后,迎接我的又是一頓羞羞的粉拳。

  她氣出完了,但我覺得特委屈,欲哭無淚地說道:

  “你沒事打我干嘛?我也是好意。”

  她眼神中多了一點憤憤,幽幽地瞥向我,捋了捋耳邊的散發,說道:

  “我謝謝你啊!還好意!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你說我想什么呢?”

  我理直氣壯,根據我這么久的斗爭經驗,無論她說什么,我都能有理有據。

  林菲菲看上去有些害羞,微微抿了抿嘴唇,有些難以啟齒。

  “我不好意思說!”

  我搖搖頭,“那我替你說吧!唾液能夠輕微消毒殺菌,你舌頭燙傷了,用唾液消消毒就好了。”

  林菲菲氣笑了,似乎對我強行詭辯頗為無奈,“切!你少和我這兒裝正經,你心里肯定不是這么想的。”

  “那你覺得我怎么想的?”

  林菲菲俏臉一紅,“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

  她這明顯是裝糊涂,不過沒關系,女孩子都羞澀,我懂!

  其實在我和她說完,分泌的唾液有輕微的消毒殺菌的功效以后,林菲菲一直對科學持懷疑態度,回到酒店,我只好現身說法,以自身行動向她證明了我所言非虛。

  …………

  客房燈光昏黃柔和,我將電視電視聲音調大,將整個房間里的氛圍拉滿。

  有句詩怎么說的來著……

  胸前瑞雪燈斜照,眼底桃花酒半醺。

  這兩句詩現在簡直太應景了!

  ……

  一場激烈的運動結束以后,林菲菲拿我的肚子當枕頭,翹著雪白的長腿,而我則撫摸著她光滑柔嫩的香肩。

  每一次戰斗結束以后,我喜歡撫摸著她光滑的肌膚,男人的欲望就像海水,潮起潮落,來得快,褪去的也快。

  而女人恰恰相反,當男人帶著倦意,倒頭就睡的時候,女人心里容易空虛,落寞。

  為了林菲菲的身心健康,事后的安慰,是我義不容辭的使命。

  我的手向上游走,碰到了她精致的鵝蛋臉,這時候她忽然問我:

  “哎,老公,你這次和唐楓他們合作,需要花錢嗎?”

  我被她問得一愣,笑道:“不花,都談好了,從生產包裝到產品,都他們來。”

  林菲菲將信將疑,“那他們也太好了吧?自己掏腰包。”

  “第一批是按最低量生產的,其實也沒多少,賺了錢這些成本他還要扣回去再分錢的。”

  “那他們不會吃虧吧?”

  “應該不會,他們負責生產,我負責銷售,掛到網店上賣,我也要給他們提成的。再者說,我還免費給他們做了一套發貨系統呢!都沒和他們算這筆賬,他以后可以開個倉庫,給別的廠家當臨時倉,直接用這個系統發貨就行,我都沒算這筆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