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秋風蕭瑟,吹落了支撐窗戶的叉桿。

  “哐啷”一聲,驚醒了睡夢中的蘇尋。

  晃晃腦袋,眼皮子也好重,昨晚熬夜看小說感覺人都要廢了。

  微瞇著眼睛伸了個懶腰,蘇尋不淡定了。

  隨著逐步清晰視野,自己那不到十個平方的單人間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寬敞了?

  使勁揉了揉雙眼再看,不由地向后一靠,單手撐床的一瞬間摸到了軟綿綿絲滑的床單。

  坐在內外兩層古香古色的豪華大床上,再回想那一晚COS成某漫女裝大佬與一群小姐姐喝醉之后……

  呸,你清醒點!

  環顧一下四周,干凈整潔的大房子讓人忍不住想起了電視劇里的皇宮!

  挨著床邊右側擺放紅木錦絨臥榻,只不過被雕刻著花鳥鏤空的屏風將臥榻與床隔開著。

  而那臥榻斜對面靠窗邊擺放著金絲楠木衣櫥,衣櫥兩側擺放著精致的一樹十八枝的落地燈盞。

  古人奢華還真不是現代人可以想像的!

  都說屋大人少,容易變兇宅、這家屋子主人能不能講究風水學?

  蘇尋有些頭暈,一些零碎的記憶強勢入腦。

  自已明明只是一個喜歡看修仙小說的三無青年,一有時間就去跑個龍套賺點外快。

  前些天還琢磨著現在看的那本小說《紈绔之死》能不能拍成電視劇,也好去演個小角色來著。

  現在自己就穿進來了?

  胡亂套上床底下黑熊獸皮縫制的靴子,一踩進去腳底板感覺軟綿綿的還挺舒服。

  目光鎖定了立在梳妝臺用靈力凝聚出來的水霧鏡,走近一看,里面呈現了一張陌生的面孔。

  雖是散著一頭烏發,但整個人氣色紅潤、容光煥發。

  劍眉星目,面若刀削、只是左眼上眼皮處有一個淺淺的疤痕。不但沒影響他的容貌,反而彰顯出英雄氣概!

  不對呀?小說中這個人明明是紈(wan)绔(ku)子弟……

  小說還沒看完,人就穿進來了,這讓他有點慌。

  “少城主,你終于醒來了!”

  一襲青綠色長裙丫鬟端著一個木盆走了進來,那瘦弱的臉龐上還掛著淚痕。

  還沒等蘇尋開口說話,那丫鬟便撲通一聲跪到地上,一步步挪到他旁邊哀求道:“少城主,求求你放過青淵吧!他已經被倒吊了七天七夜,滴水未進,再這樣下去他就死了……”

  青淵?!!!

  不就是小說里面被蘇尋凌虐,被蘇家迫害地慘不忍睹,最后回來復仇、覆滅了整座城池的男主角嗎?

  想想五年后的蘇尋是真的慘,人被剝皮削骨、禁錮靈魂整整折磨了七七四十九日。死后魂魄被鎮壓在后山,日日接受精神雷刑。

  而這個丫鬟名叫青鸝,是他的養父家的妹妹。

  為了救哥哥,答應了蘇尋極為變態的要求。當著青淵的面凌辱了她,順便交給手下三百名隨從玩弄。

  這還不是最慘的,蘇尋紈绔來自于十年的溺愛。溺愛后突然失寵,才導致的報復社會性紈绔。

  而他同父異母的的弟弟更是變態中的變態,仗著自己修為比哥哥高,還對這兄妹兩精神上折磨。

  當然,他的下場比蘇尋更慘!

  青淵被救活以后,妹妹含恨自殺!

  ……

  現在劇情進行到哪一步了?

  理了理思緒,算是想起來了!

  就在七天前,青淵拿著銀兩來贖回妹妹,而蘇尋貪戀的青鸝美色不但不讓他贖身,還想霸占了她做通房丫鬟。

  只不過他的弟弟也看了上她,兩人僵持不休。

  最后把氣都撒在了青淵身上。

  恰巧他們養父母重病,青鸝甘愿做通房侍女獲得紋銀百兩。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