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豹哥皺著眉頭,遠遠的看著牌桌上下滿的注額。

  老賬房則是面帶冷笑,他用手杖用力的抵著貴賓廳的大門。

  站在那里,一副傲然絕世的樣子。

  目光看向賭場之內,但話卻是沖著豹哥說的。

  “這么多年我跟著黃先生,國內外的藍道中人見過無數。黃先生一直秉承一個觀念,只要是藍道中人,勢必以禮相待。我們初到濠江,特意登門拜訪。可不想有的人囚于這濠江彈丸之地,井底之蛙而不自知。既然這樣,那也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說著,他拄著手杖,慢悠悠的朝著賭廳里面走去,同時繼續說道:

  “從今天開始,我就要贏到這賭廳不敢開張!”

  說話間,他已經走到了顧子六的牌桌前。

  用手杖在賭臺上敲了一下,指著荷官,說道:

  “發牌!”

  荷官膽怯的看向豹哥的方向。

  此刻,豹哥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要知道,濠江賭廳開門做生意,向來珍惜自己的聲譽。

  而這些做貴賓廳的,來的客人都是豪客。他們更是將聲譽看的極重。

  “初老板,我阿豹以后還能不能在這娛樂場里混,可就看你的了!”

  豹哥的聲音不大,但我卻聽的清清楚楚。

  話一說完,豹哥便大步的朝著賭廳走去。

  一見豹哥來,周圍的人下意識的讓開一條路。

  倒是不少賭客,都是一副看熱鬧的樣子盯著豹哥。

  走到賭臺旁,豹哥臉上的橫肉更加明顯。

  他用下巴朝著荷官的方向點了點頭,說道:

  “你去休息,換荷官!”

  賭徒忌諱之一,便是手興之時更換荷官。

  平日里賭場一換荷官,不少本來興旺的臺子轉眼就沒人。

  當然,這也是賭場的小伎倆之一。

  接著,豹哥轉頭看向我,朝著荷官的位置指了下,說道:

  “你來!”

  這種換荷官的方式,在內地的地下黑場經常見到,不管是誰都可以上來當荷官。

  但在正規的娛樂場中,荷官是專門的一種職業。

  需培訓后持證上崗,不是誰都能上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