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顧子六依舊是一副古井無瀾的模樣。

  他看了我一眼,慢聲說道:

  “八點就一定會贏嗎?”

  我笑了,沖著他做了個請的手勢。

  “不會贏,但也不會輸。請看牌吧!”

  顧子六抬起手,翹起牌的一角。

  他這剛一動,旁邊的人立刻把腦袋湊了過來。

  此刻,便形成了一圈腦袋圍著顧子六一人的局面。

  顧子六也不著急,他一點點的推著牌。

  隨著牌角一亮,他便把牌亮在桌上。

  一張k,零點。

  接著,顧子六又慢慢的捏著另外一張牌。

  但這一次,他并沒看牌,而是忽然看向不遠處的老賬房。

  老賬房立刻走了過去,沖著他問說:

  “顧先生,有事嗎?”

  “借我支煙!”

  老賬房想都沒想,立刻從兜里掏出一支煙。

  便沖著顧子六,遞了過去。

  “你什么時候抽煙了?”

  我問了一句。

  顧子六卻干脆沒理我,轉手去接老賬房的煙。

  眼看著兩人的手就要交錯在一起,我心里不由的一動。

  這一瞬間,我忽然發現,老賬房的手腕竟然微微抖了一下。

  動作幅度很小,如果不仔細看根本發現不了。

  他居然也是個老千?

  剎那之間,我一抬手。一粒白光穿破半空。

  就在兩人的手接觸的那一瞬,“啪”的一下。一粒骰子正中老賬房的手指。

  老賬房下意識的把手往回一縮,接著便憤怒的回頭盯著我。

  我并沒理會老賬房,而是盯著顧子六,微微一笑,說道:

  “顧子六,雖然你可能不把我當朋友。但在我的心里,卻是一直把你當朋友。今天這一局,我不想抓你的千。但,我也不能允許你出千!”

  離間之計,在于攻心。

  而我之所以這么說,就是要離間顧子六和黃施公的關系。

  當然,我也未必能抓住顧子六出千。

  剛剛飛出骰子,也不過是投石問路的無奈之舉。

  果然,此刻的老賬房臉色微變。但顧子六卻依舊是一副漠然的模樣。

  “請開牌!”

  顧子六抬頭盯著我,就見他慢慢的把牌掀開一角。

  接著,他手輕輕一翻。牌面便亮在了桌上。

  當眾人看到這張牌的那一瞬間,大廳里便立刻響起一陣嘆息聲。

  一張黑桃八,亮在桌面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