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他這話我相信,以黃施公的能力,想要結識岑亞倫,絕對不是什么難事。

  黃施公翹著二郎腿,他此時的氣質和摘星榜上又判若兩人。

  看著他,我直接說道:

  “說吧,想聊什么?”

  黃施公瞇縫著眼睛,手指在膝蓋處輕輕的敲著。

  “我可以幫你保住你這條命。要知道,你和顧子六的這場賭局,你沒有任何贏的可能……”

  哦?

  我不解的看著黃施公,反問道:

  “顧子六都不敢這么說,你憑什么?”

  黃施公笑了,笑容之間帶著幾分得意。

  我現在更加不確定了,眼前這黃施公到底是真是假。

  要知道,他神情多變,甚至給人一種輕佻感。

  我正胡思亂想時,黃施公便開口說道:

  “原因很簡單,你的師父也同樣教了顧子六。教他的東西,明顯要多于你。這個理由,你相信嗎?”

  六爺?

  一時間,我心里頓時翻江倒海。

  我早就想過,顧子六學過六爺的千術。

  可當黃施公說出這番話時,我心里竟是百味雜陳。

  在我心里,六爺和姑姑可能是我這個世界上僅剩的最親的親人了。

  可沒想到,六爺竟然把更多的千術教給了顧子六。

  看著黃施公,此刻的他嘴角處竟有一絲掩飾不住的笑。

  “你知道我師父是誰?”

  黃施公笑了,那是一種冷漠的嘲笑。

  “初六,我早就和你說過。你以為的秘密,只是你以為的。就像你處心積慮的想隱瞞自己的身世,但其實呢,我早就知道。你說這可笑不可笑?”

  是啊,可笑,這的確可笑!

  可這世界上可笑之人,又豈止萬千,我不在意多我一個。

  “說吧,你想讓我怎么做,你會讓顧子六取消和我的賭局?”

  “很簡單,就是我之前和你說過的,要你那幅畫。這對你來說,并不難吧?”

  又是那幅畫,那幅霍雨桐送我的畫。

  那個東西真的那么重要嗎?

  如果是,為什么她會輕易的送給我?

  “我要是不同意呢?”

  “那你就活不過今晚。你要知道,除了那幅畫,你現在對于許多人,已經沒有了利用價值。所以,你的生死也不會有那么多人在意了!”

  看著信心滿滿的黃施公,我并沒接話,而是反問一句:

  “那今晚,我師父會去嗎?”

  黃施公慢慢搖頭。

  “不知道!”

  我則點了點頭,說道:

  “好,不管他去不去,都麻煩你告訴他一聲。我將用他教我的千術,和顧子六對這一局。贏,我生。輸,我死。到那時候,就請他原諒我初六不孝,不能為他老人家養老送終!”

  我面無表情的說著。

  話一說完,便直接起身,朝著門口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